工匠和茶碟

 

工匠和茶碟

文/李梅梅

过黄山脚下的休宁县,一位负责当地文化工作的朋友告诉我,当地有一种“石头”,这是其他地方没有的新奇事物。

那不是单身汉、大、医生,而是“技能员”。

由于休宁县是一个国家贫困县,所以不容易接受教育。完成教育后找工作比较困难。为了解决这些农村青年的问题,创建了一所初中毕业生的“德胜鲁班木工学校”。 Carpenter是一名大,培养专业木匠。

毕业于硕士学位的学生将获得“工匠”学位并与设计帽子影。

一个能获得硕士学位的年轻人已是一名木匠,不仅容易谋生,而且也是一种荣幸。

我的朋友告诉我,木工学校的学校格言之一原来是:“我们认为一个平庸的医生对社会而言比一个勤劳敬业的木匠更重要。”这位朋友说:“工匠受到尊重的原因就在于这种混乱。在这个时代,硕士学位更难以制造假学而不是博士学位。”

我想起了一个假医生,他几十年来一直是一名大学生,拥有假学位;一名无毒专家,在学校没有博士学位已被诈骗多年;每隔一段时间就被踢出的假学位活动,我不禁感到微笑。

当王永清先生被选为当代名人时,他在注册时坚持自己的学历,而不是其他人提供给他的十几个荣誉博士学位。这应该是“技能员”的精神!因为医生某种程度上是“甜蜜的”。

在社会学位被僵化之后,工匠的精神在、系统之后消失了。这实际上是社会的一大损失。当我们走进博物馆、博物馆时,我们看到了唐三的颜色、宋青瓷、明式家具、清代金佛......无数玉器、木雕、金和铜,你会看到许多工匠的灵魂在里面。雕刻工匠的精神后,谁在战斗?

进入最现代化的百货商店,曾认为路易威登原本是制作皮具的工匠?威廉·伍德是瓷匠?统治者杰生是银匠吗?施华洛世奇是玻璃工匠吗?最好的工匠是艺术家,最杰出的艺术家是伟大的工匠,甚至最伟大的禅宗大都是“Zenmen大”!或者,回归工匠的文化可以将文明带回一个简单的观点,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在、的高峰期坚持自己的才能。他讲述了他一生的努力,而不是说他的学历。我们不想知道朱立、杨丽华毕业的是什么,就像我们不必知道贝多芬、梵高是什么。

<
  • 上一篇:2017年“鸡”进入过去的、 2018年“狗”走了
  • 下一篇:今年起至2020年北京增加扶贫资金40亿